翻訳、育児、ボランティア活動等等


by chinahouse

小肚鸡肠

人们常说,当局者迷。自己到底是个怎样的人,也许自己并不清楚。我希望自己能是个豁达的人。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。应该属于大马哈型的,很多事都是稀里糊涂的。很不喜欢那种小肚鸡肠的人。但是,最近一件事,让我觉得,自己也许就是一个上海小女人,“斤斤计较”“小肚鸡肠”也许都是挺适合我的词语。

这是大约2周前的事了,上午10点多,我准备开车去超市买菜,在门口碰上一个邻居,于是闲聊了几句。东扯西扯,人开始多了起来,又出来了3个妈妈。我当时也没有在意,问了一个也许不该问的问题:“你们有事出去吗?”她们似乎不方便回答,我就没有问下去。后来想来,一定是约着一起出门玩吧。
聊着聊着,那位妈妈突然提出,要我教她怎么烧中国菜,这个时候,又有一个妈妈过来,很有兴趣地问着中国菜的事情。
其实,之前我请过一次客,请大家吃过一次。刚才和我聊天的那位也来了,大家对我烧的上海菜“白雪虾仁”非常感兴趣,说好吃又好看,可是回去自己烧,都以失败告终。所以这次还想来。。。于是我也就随口答应了,说有时间联系大家。


上周,我先给那个开始和我聊天的妈妈发了邮件,问她本周如果有时间,可以在周四过来吃饭。她回信说她忙,能不能放在下个星期。。。

也许这一切看来都很正常,很普通。可是让我突然觉得很不是滋味。凭什么我要请客吃饭呢?她们口口声声说来学中国菜,但是实际上根本不可能,比如白雪虾仁这道菜,需要提前两个小时,有时我会在前一天就拌好料放冰箱里才行的一道菜。其他我准备的一些菜,比如椒盐鸡翅,都是需要提前准备的,她们来学是根本不可能的。而且,做法我也都告诉她们了。。。再想想,日本人和中国人不同,至少我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请人到家里,主人做饭给人吃的,要么是外卖,要么大家各人带个菜,一起吃。那位要我教她烧菜的妈妈,因为我上次叫她来吃饭,她也请我去过一次她家里,中午饭就是一个据说是什么特产的肉包子。而且,她们那天明摆着是要出去玩,有叫我一起去吗?有的时候,我觉得,虽然大家表面上都很客气,但是,毕竟我是个外国人。当然,我从不出去扎堆聊天也是一个原因。

我心里犯嘀咕,抓来日本人的老公问,说我是不是太小肚鸡肠。老公的第一反应是“ふさげるな!”呵呵,有趣!他说,要学做菜,应该是请你去她们家,来我们家,不明摆着就是来吃的!

于是,我准备过两天发邮件,告诉她们我工作很忙,她们给我的“在暑期之前!”的任务,我无法完成。这也是实话,最近接了一个活,估计要忙到7月底。至于以后呢,再说吧。反正,我觉得,在这个世界上,很多事情只是说说而已,永远不兑现的多得去了,不必太认真。呵呵。

比如,搬到这里之前,我请过楼下一位日本妈妈来吃饭,她说一定也回请,但是等到我搬家,她也没有请过。再有,现在的一位邻居,从去年,说到今年,一直说要我和她一起她的一个马来西亚朋友那里吃咖喱饭,也是杳无音信。所以我现在碰到一个说到做到的人,甚至会感到难得。
呵呵,扯远了!


翻訳ランキング参加中、ワンクリックお願いします。请投我一票
b0168467_20242347.gif
☆翻訳ブログ人気ランキング!

にほんブログ村 外国語ブログ 中国語へ
にほんブログ村
にほんブログ村 子育てブログへ
にほんブログ村

信頼できる中国語翻訳サービス チャイナハウス
[PR]
by chinahouse | 2012-06-12 22:49 | 主婦生活